国家卫健委:境外输入病例引起扩散可能性依然较大


而当慕荣琪穿上一层又一层的防护服,戴上口罩护目镜后,才知道这一切有多难受,“整个人都处于密封状态,能感受到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也能看到护目镜上的雾气变成水珠。”慕荣琪说,因为防护物资紧缺,她们必须保证六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排,“很难受,除了身体上的,还有每天因为疫情而变动的心情。”

因是瞒着父母去的武汉,为免家人怀疑,慕荣琪还是保持着每天一次视频聊天的习惯。但想到自己原本的长发突然变短,父母看见后肯定会有所怀疑,于是,她想尽办法“欺骗”、隐瞒,“发朋友圈的时候要把家人,特别是和爸妈关系好的叔叔阿姨都屏蔽掉;和父母视频时要用浴巾把头发包起来,说单位要求员工下班后洗澡消毒……”

“前三天我们一直都在酒店里培训,由国家医疗队的专业医师来教大家怎么做好防护措施,尽可能的在工作中保护好自己。”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她从业已有4年,却是第一次穿、脱防护服,“康盈医院也有感染科,但我们以前收治的患者都没有这次这么‘危险’,防护措施也从未做到这么周密。”

2月19日上午,作为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成员之一,明水县为慕荣琪5人举行了出征仪式。仪式现场,慕荣琪看到了偷溜进来,躲在角落悄悄关注着她的未婚夫,“他舍不得我,但仍然选择尊重我、相信我。我们约定:疫情不结束,绝不走进婚礼殿堂。”

2020年2月17日,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康盈医院接到县卫健委下发组建支援湖北护士医疗队的通知后,立即在全院进行动员,不到2小时,便组建起5人医疗队。“5个人都是护士,其中,慕荣琪是心血管呼吸内二科的护士长。”康盈医院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慕荣琪今年26岁,是5人队伍里年龄最大的,“积极、主动、有责任心。”

3月16日,是慕荣琪到武汉驰援的第28天,她不知道疫情何时可以结束,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可以回家。想家却不能说的她,手写了一封道歉家书,信中写道:

2020年3月29日0时至24时,山西省无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例。无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现有境外输入疑似病例0例。

3月29日0时至24时,我市新增报告1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来自美国,不涉及京内小区。

3月27日中午,黑龙江省绥化市某隔离酒店内,护士慕荣琪正准备着今晚和父母视频的话题,“虽然差不多都是闲聊,但还是要找点新鲜事转移注意力,不然爸妈会一直问我在哪。”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今天是她从武汉驰援回来隔离的第5天,而她远在鹤岗市的父母至今都不知道之前的一个月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为了不耽误防疫工作,慕荣琪5人在去武汉前都选择将自己的长发剪去,留成齐耳短发,“过来后才发现,我们剪得还不够。”慕荣琪说,在培训期间,她们5人又集体剪了一次发,“真的很短,虽然方便了工作,但也给我留了个‘难题’。”